相聚在缘分的天空寻找我们的缘分,在这里吉泽明步快播qvod封面是你的缘分,还是你的天空?记住吉泽明步百度影音作品网站地址哦!
当前位置:刚液压百科 > 亚洲女星 > 苏拉·沙玛第一部作品番号

苏拉·沙玛作品番号

来源:优友搜集  发布者:集优小帝  发表日期:2014年02月17日  览击量:72
苏拉·沙玛个人资料

  苏拉·沙玛(Suraj Sharma),出生于新德里(New Delhi),印度演员,代表作品: 2012年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。

苏拉·沙玛基本档案

  苏拉·沙玛(Suraj Sharma),从小生长於印度新德里(New Delhi)郊区的中产家庭,父母都毕业於印度理工学院(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, IIT)。[1]父亲是软件工程师,母亲是经济学者,苏拉是家中长子,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
  2010年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制作团队在印度举办试镜,寻寻觅觅好几个月後,当时17岁的苏拉·沙玛出乎自己的意料、打败3千多名挑战者,获得主演这部电影的千载难逢的机会。[2]
  苏拉·沙玛过去并没有任何演戏经验。然而享誉国际影坛多年、得奖无数的导演李安,看出了这个迷人又有天赋的新德里男孩的潜能,并起用他担任男主角Pi。
  李安导演表示:「我们找遍全印度,想要找一个男孩,他的纯真能够吸引我们、他的深沉能够令我们心碎、而他的体格又能诠释漂流中的PI。在试镜时,苏拉·沙玛流露出丰沛的情感,而且大多是以眼神传达。他能够相信并置身故事中的世界,这种天赋非常难能可贵。」

苏拉·沙玛代表作品

  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改编自加拿大作家扬·马特尔的现代经典,苏拉·沙玛饰演主角皮辛帕帖尔(Piscine Patel,少年PI)原本住在印度本地治里(Pondicherry),家中开动物园。为了移民加拿大,他们一家人带著动物搭上货船,展开了横渡太平洋之旅。然而货船遭暴风雨侵袭而沉没,PI的家人与大部分动物都葬身大海,而存活下来的PI,则与仅剩的几只动物困在救生船上。到了最後,只有PI和一头孟加拉虎,奇迹式的熬过了227天的海上漂流生活。电影于2012年11月21日在北美、中国台湾率先上映,中国大陆则于11月22日同步上映。

  年份         影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角色
  2012        The Charlie Rose Show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Guest Himself
  2012        Made in Hollywoo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Guest
  2012       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派 Patel

苏拉·沙玛生平

  苏拉·沙玛年纪轻轻即精通音乐,他练过印度斯坦声乐和塔布拉鼓,也学过键盘和吉他。13岁时获得空手道黑带。擅长印度武术Kalaripayattu,热爱踢足球,是曼联的狂热球迷。苏拉在校成绩中上,十分受同学欢迎,他曾积极为参选学生会*部的同学助选,个性好相处,态度随和且喜欢开玩笑,是个温和且感情丰沛的大男孩。有著迷人可爱的笑容,黑色鬈发与明亮的棕眼,对艺术美感极具鉴赏力,常常给予亲友关於造型设计上的建议。[3-4]
  陪弟弟试镜意外引起李安导演注意
  苏拉从来没拍过戏,性格内向;而弟弟擅长交际,已经在其他电影里露过两次脸了。选角那天,苏拉陪着弟弟试镜,弟弟答应会请他吃Subway三明治。在等弟弟的时候,选角的副导演走过来,对苏拉说:“你看上去年纪也差不多,也来参加试镜吧!
  前五轮的试镜前后 6 个月,是由印度的选角指导负责。到了第四轮,苏拉已经变得很想演这个角色。
  李安看过 3000 名男孩的所有试镜带,共三轮。苏拉的戴着古怪、傻气的眼镜,那个样子经常会在李安的脑里浮现。到第二轮,苏拉被要求想象眼前有只老虎,自己会有什么表现;第三轮,他要提前准备表演两场戏。直到最后一轮,他才见到李安本人,李安说:“拿掉你的眼镜,让我看看你。”
  这是一张适合拍电影的脸。虽然苏拉没有任何表演经验,专业的直觉告诉李安,这张脸有灵性、引人注目。但是在试演的一场戏里,苏拉的表现并不好。李安停下来,跟他聊了 10 多分钟,然后,他再演一遍,他完全相信了李安提供的情境,哭了。

  到台湾拍摄少年派
  苏拉为了演绎“少年派”,第一次离开印度、告别父母和弟妹,一人飘洋过海踏上台湾土地,他说:「我没有出过国、不会演戏、不会游泳,这些我都必须学习。」[5]苏拉对於被选中则表示,自己「从没想过有机会担任男主角,更没想过自己会投入电影演出」,对於李安导演充满感谢的他,说自己就像被他「从袋子里选出来」。而且从没想到自己的重要性,这次拍片的经验让他成长了很多,从一个还在念书的学生,突然被带到台湾,经历的体验,就像人生旅程中的一场「震撼教育」。[6]
  为戏特训吃足苦头
  苏拉在电影中所有的特技演出都是自己亲自上阵,不假手他人。为了完美呈现少年派遭遇海难前後的身型变化,苏拉首先努力让自己增胖13公斤,之後再花三个月的时间减重16公斤,前後改变将近30公斤。减重期间,苏拉只吃金枪鱼和生菜沙拉,隔绝所有碳水化合物,每天和李安导演一起练习瑜珈和冥想,花数小时进行游泳训练和障碍训练,在身上绑铅球逼自己跑步游泳,或是站在船上学习平衡,在这段期间内,他由一个完全不懂游泳,只能在水中憋气15秒的少年,一跃而成游泳健将,不仅能在水中憋气长达一分半钟,最後还考上了潜水执照。

苏拉·沙玛拜李安为师

  李安曾经说过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全靠男主角苏拉·沙玛,没有他,电影公司也不会投资这部片。李安感激有苏拉的出现;苏拉却视李安为其“精神导师”。在拍摄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期间,苏拉听从祖母的要求,向李安导演行五体跪拜之礼,拜其为自己的心灵导师(Guru)。苏拉表示:「在印度,Guru不只是现代人说的老师,而是居更高层次,占很重要的位子,等於就像功夫片里的师父一样。有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当「导师」很幸运,在导演身边学到很多。最珍贵的一课就是无论以後成就再大,都要脚踏实地,像导演一样谦虚。」而李安则表示:「收徒弟之後,我就不敢跟他乱开玩笑,要以身教、言教建立典范。」
  在许多英语访谈中可以发现,苏拉喜欢用中文「导演」来称呼李安,而非西方式的直称其姓名ANG LEE,因为他认为直称李安名讳并不礼貌而且也不够尊重。
  和李安相处,苏拉总感觉非常自在、安全。苏拉说:「很奇怪,我感觉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我,一个也没有。他不光是看着我,还看透了我的内心。导演真的很了不起,他除了是一个很棒的导演,也是一个极神奇的人,他很会鼓舞和激励人,在片场完全没有大导演的架子,常常给我们吃定心丸,他完全把自己投入给这部电影了。」
  苏拉的 18 岁生日,就是在水槽的救生艇上度过的。剧组准备了 2 个大蛋糕,李安则送了他 1 辆脚踏车,并很认真地跟他说:「你现在 18 岁了,是个男人了。你的人生掌握在你手中,永远都要记住:要脚踏实地,感谢别人给你的一切,不要把任何事情当成理所当然。人生有好就有坏,但你只要做自己就好,不要被任何事影响,也不要让自己改变。」

苏拉·沙玛因戏与台湾结缘

  由於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有80%在台湾拍摄,苏拉·沙玛也入境随俗学会了不少中文,台湾记者会上蘇拉一现身就跟大家用中文「你好」问好,被夸奖时还用中文回「没有啦」,赢得不少掌声。 在台北的首映会上,他先是以中文自我介绍,更说自己「很快乐、爱台湾」,让主持人曲艾玲当场怀疑他「根本就是在台中出生的」。他也感性的说,自己拍完这部电影後,自己永远都会有一部份是「台湾人」。[6]
  在台中拍戏的十个月里,苏拉靠双脚走遍台中市景点,最高纪录连走了六、七个小时,从下榻饭店来回逢甲夜市,从水湳机场跑回饭店,平常最爱春水堂珍珠奶茶及水饺。对台中景点如数家珍,导演李安也曾带他去小店吃水饺及牛肉面,他扼腕此行赴台无法抽身嚐美食,仍大赞台湾水饺好吃,到了台北甚至连吃两餐水饺,最高纪录可以吞下30颗。爱吃水饺的蘇拉也因此被台湾粉丝暱称为「水饺男孩」。

苏拉·沙玛成就及荣誉

  获奖纪录
  2012年第17届拉斯维加斯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新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提名纪录
  2012年第18届评论家选择奖最佳新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2年第17届拉斯维加斯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新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2年第44届全美有色人种促进会形象奖最佳男演员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2年第13届凤凰城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新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3年第66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明日之星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3年第22届「MTV电影奖」最佳新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  2013年第22届「MTV电影奖」最佳惊悚演出奖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

苏拉·沙玛未来规划

  首次主演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经验,让苏拉·沙玛眼界大开,也对电影工作心生向往,对他来说,电影就像在说故事,能将每个人心中的小小梦想,透过精锐科技和团队合作,集结成巨大梦想进而触动人心,这种力量让他深受启发和感动。苏拉对未来抱持著开放态度,他不确定是否会再继续演戏,但可以确定的是,现在的他对电影工作很有兴趣,尤其是摄影和导演方面,并希望大学毕业後能前往美国纽约大学学习电影课程,朝电影领域发展。
  苏拉本来计划大学要念经济系,但拍完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之後,他因为李安导演和派的故事,而选择修读哲学,2012年进入印度最高学府德里大学的圣史帝芬学院(ST. STEPHEN’S COLLEGE)就读哲学系。
  苏拉表示:「李安导演和派都是很哲学性的人,他们想像到的远比普通人深远,我自己受到他们的影响。导演时常给我忠告,说:『你现在是派,当你是派时,你会这样相信事物。』到了最后,派会成为我自己的一部分,我会相信派所相信的,然后我会这样相信,成为我自己的一部分。当我卧在救生艇上,等待摄影师准备拍摄时,我静静望着天上的云飘过,水在我下面流过,这会让我思考生命。」
  「我现在修读哲学,但我也想修读电影,拍摄一些作品。在演出这电影之前,我没有梦想,我很困惑,并不晓得可以做甚麼。这电影把我从一个很差劲的情况下带出来,我感到很幸运!在台湾的十个月是一个转变期,把我完全改变过来(说的时候,他用右手拍着自己的心房)。」

  • 上一篇:
猜你会喜欢
友情推荐